数峰青

有时文艺,有时深沉,有时暴烈,有时温柔,有喜欢的歌手但不狂热,有喜欢的动漫但不沉迷的大学生一枚~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别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离别这件事了,这是我坐在前往火车站的轻轨上忽然想到的。假如有一天我离开了这里(不是假如,就是不久后),我会想念它吗?
事实是应该不会。我可能会想起它,慨叹两句时光倥偬,就最多是这样了。
几年前我还是一个会因为离别哭泣,因为离别幻想各种时光机的人。回想上一次因为分别哭泣大概还要追溯到初三老师把我和老翟(别骂我啊23333)座位调开,老班都看不下去过来劝说不就是不做同桌了么,听起来有点幼稚的傻气的可爱。可谁在14,15岁会想到更远的事呢,调座位已经是小小世界里的大大新闻了。
后来似乎越意识到,分离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。有了网络高铁,天涯也是比邻;而没有感情基础,身边亦是陌路。我和我的高中室友,分别时没有一句话,我们就是被迫同居了两年的陌生人,大家解脱,亦是好事。
我曾以为自己是个怀旧的人,曾以为自己是个品泽往昔度日的人,也许自己对自己也有个认识的过程。那些在生活中相逢的人,有些我们总会想办法重新建立联系,有些自然而然消逝风中,这是自然规律。
向前看。这是我这些年来,学到的最重要的大道理。

评论

热度(2)